首頁 > 資訊動態  > 行業資訊
如何化解垃圾處理“鄰避效應”——打破政府包攬模式 多元主體參與共治共享
來源:www.zynhw.com 發布時間:2019年11月18日
11月6日,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劉建國在2019全球生物質能創新發展高峰論壇上表示,要化解垃圾處理“鄰避效應”,就需要新理念,形成新模式,打破政府包攬的模式,老調不能再重彈了,要讓居民、生產企業、處理企業、社會組織共同參與進來,形成多元主體共治的局麵。
他解釋說,“要讓大家在有效參與中化解 ‘鄰避效應’。不管是一個人還是一個組織,如果隻是扮演旁觀者角色,通常會是一個批評者,但如果他成為了參與者,就可以轉換成監督者或建設者,更有利於整個垃圾分類處置係統效率的提升。”
所謂“鄰避效應”,是指當地居民或當地單位因擔心建設項目(如垃圾場、核電廠等設施)對身體健康、環境質量和資產價值等帶來諸多負麵影響,從而激發人們的嫌惡情結,滋生“不要建在我家後院”的心理,進而采取強烈的、堅決的、有時高度情緒化的集體反對甚至抗爭行為。
01“老調不能再重彈了”
近十年,中國垃圾焚燒發電比例有大幅增長。公開數據顯示,2018年,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占比已達45.1%,中國城市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率已達98.2%。

“這個成績的取得還是很不容易的。”劉建國說,無害化處理率提升的同時也伴隨著處理結構和處理係統的優化。根據“十三五”規劃要求,到2020年,全國城市垃圾焚燒占比要超50%,東部城市要超60%。在劉建國看來,這個目標是完全可以提前實現的。“AGyayou已從過去垃圾填埋一家獨大向填埋與焚燒並舉的新技術格局邁進。”

垃圾處理

但目前堆肥處理占比非常小。劉建國認為,這主要是過去生活垃圾混合收集導致的。現在AGyayou迎來了新時機,預計未來堆肥和消化處理技術,在中國垃圾分類處理大的格局中將有比較顯著的擴張。
不過,盡管中國的垃圾處置工作取得了顯著進步,但仍有一些問題未得到解決,如“鄰避效應”。
劉建國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,這需要在理念上、係統上重新思考。過去成績的取得是在政府大包大攬模式下,以市場化為主要手段,以無害化為主要目標,形成了一個行之有效的模式,但發展至今,其潛力已被挖掘的差不多了。
“這就需要新理念,也就是說,政府包攬的老調不能再重彈了,要讓居民、生產企業、處理企業、社會組織共同參與進來,多元共治,形成一個新的共建共享的模式。”他告訴記者。
02構建全鏈條處理係統和全麵監管體係
劉建國說,過去AGyayou過於注重單個設施、單項技術效能提升,卻忽略了生活垃圾前端、中端、末端及回收再利用是一個完整鏈條。如果隻是單向技術突破,係統效能就很難得到根本性改善。
“因為單項技術很多時候造成不同汙染物在不同介質中反複循環轉化,從氣到固,或從固到氣再到液體,盡管花了很多錢,但環境質量得不到改善。汙染物隻是一個轉移、延伸和擴散過程。這條路簡單依賴於末端處置環節,是走不下去的。”他解釋稱。
比如進填埋場的垃圾,就是高含水、高廚餘垃圾,用再好的技術都不可能解決臭的問題以及大量滲濾液難處理的問題。
劉建國對記者表示,所以處理路徑必須升級,要全鏈條優化設計、全過程管控,從清潔生產、源頭減量到產品循環使用,再到能源回收利用和少量殘渣安全處置,構建一個全鏈條處理係統和全麵監管體係,實現末端處置設施效能提升、達標排放。
03做好源頭分類,不要建太多焚燒廠
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,隨著中國經濟增速的不斷加快,垃圾產生量增長較快,采取的處置措施主要是大量新建填埋場,管理成本較低。
進入本世紀以來,通過能量回收效率的提升來降低汙染,就是焚燒發電。此外,過去傳統的民間回收利用作坊也廣泛存在,存在大量拾荒者和不正規的垃圾回收係統,“小散亂汙”的特征較為明顯。此外,過去中國不單是處理國內垃圾,還從國外進口大量固廢,生產一些低端產品,增加了垃圾處理壓力。
劉建國說,其實在上世紀AGyayou就開始嚐試推動源頭分類了,但到2000年城市試點推行時,也隻是一種宣傳教育,實質意義非常有限。未來經濟發展,消費會不斷增長,垃圾產生量依然較大。
因此,國家禁止“洋垃圾”入境,又提出“無廢城市”建設計劃,要求填埋量小化。“AGyayou麵臨的選擇就不多了,隻能大量提高垃圾物質回收利用率。這就要求AGyayou把過去不規範的回收企業納入規範的管理係統。”他說。
“焚燒發電一直是大城市垃圾處理係統核心中的核心,是必不可少的設施。AGyayou必須進一步提高效率,全過程降低汙染,特別是對於廢渣的處理要進一步嚴格。必須開展源頭分類,否則,效率和產品附加值就不可能提高。”劉建國對記者表示,AGyayou希望不要建太多焚燒廠,要進一步改進技術,提高運行績效。AGyayou要把短板補上,全係統優化選擇,可回收物進入資源可利用中心,有機垃圾進入液氧生物處理設施,返回土地,其他垃圾進入焚燒發電係統,有害垃圾進入危廢處置中心,形成完整係統。
據劉建國介紹,過去有機垃圾真正生物處理比例非常低,幾乎忽略不計。有機垃圾要盡可能的分離出來,回到土地當中去。在此過程中,廚餘垃圾作為垃圾主體組成部分,必須經過處理,幹的發電,濕的液氧消化,進入土地,才有其生態價值、低碳價值,形成綜合環境績效。
分享到:

相關文章

AG电玩平台 AG体育app AGingames AG8亚洲只为非凡享受 AG在线 AG亚游国际游戏 AG亚游注册网址